咳血桑

我也不想体弱多病

紫阳花的梦

"我不知道我是这么了,我…只是不敢入睡而已"鹤丸已经在烛台切的逼问下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烛台切看着平日里像个小太阳似的鹤丸变得如此憔悴,心中的心疼早已盖过责备。当他再次询问为什么不敢入睡时鹤丸却说"不知道"。
        鹤丸,一个年轻有为的人,目前家庭美满有两个弟弟与已经进化成老妈的烛台切。经济条件良好,在游戏大牌公司s社担任创意总监。有着无可抱怨的生活与家庭,但如果你现在去探望他的话你会发现他整个人憔悴的不行,两个乌青的黑眼圈挂在满月一半的眼下,这也暴露了他许久未眠的事实。要说为什么他只会回答不敢入睡。烛台切再也忍受不了鹤丸如此折磨自己。他也想过用安眠药来帮助鹤丸入睡,在鹤丸吃下后入眠不到两分钟,鹤丸就在睡梦中呼救,烛台切不得不又强制性地把他叫醒。那时的鹤丸像一条脱水的鱼,即使是醒来也无法平息他急促的呼吸。在这样下去烛台切感觉自己都要疯了。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鹤丸现在入眠的是时间从不超过十分钟,那还是最好的情况。为了维持生命鹤丸不得不在入眠与惊醒中不断轮回。终于有一天一个人推开了烛台切餐厅的门。来者是个个子不高的小女生摸约比他最小的弟弟太鼓钟贞宗矮一些,但从她的气质上烛台切却觉得她更像是个神明。她一进门就对烛台切说她要找鹤丸即使不用说出全名烛台切也知道是谁。烛台切虽然无法抽身一起去但还是抱着怀疑态度让太鼓钟贞宗带她去了找鹤丸。一路无言, 唯一的对话还是女生说的一句"大家都没有变呢"太鼓钟贞宗回了一句"什么"便没有了下文。
         "冷冷淡淡的"这是女孩来到鹤丸屋里的评价还带上了惊讶的语气,仿佛对她来说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是啊,谁能联想住在这里的人曾经是多么美好。"太鼓钟只是在那里叹气。鹤丸就在那里,原本就不丰满的身材变得更加骨感,仅仅是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他马上就要消失的感觉。女孩搬了张椅子坐在了他的床边,太鼓钟则自觉地关上了房门,"你是?"鹤丸看着她一脸茫然,似乎想活跃一下气氛说不会是被我迷倒的人来看望偶像吧?语气中有着浓浓的疲惫"你大可不必在意我是谁我只是来让你解脱的"鹤丸不知道自己是否看错了女孩的眼神语气中都有化不开的温柔与悲伤。"解脱?得了吧!那么多医生,心理学者都没能让我解脱你又能做些什么?"鹤丸自暴自弃地说但语气轻松地仿佛之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啊"。"鹤丸,看着我"鹤丸转过头却发现自己旁边没有什么女孩只有一名男子,自己也不是在家中而是在一个庭院的走廊上。坐在旁边男子有着如天仙般的面容,这时男子转过头来看着他说"鹤,看着我,你又走神了"他的语气是那么温柔,鹤丸却盯着他的双眼,那两轮在夜空中的新月让鹤丸不由自主地陷进去。他突然觉得这样下去也不错有着美的人陪着自己有在鼻尖环绕的雨水的气味与茶香,放眼望去是一片片的紫阳花,蓝色与紫色在此融合成一副妙不可言的光景。那人好像还说了什么但他却没有听清,因为他醒来了。
        鹤丸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女孩不见了,窗户微微地开着雨水的味道从那里飘进鹤丸的房间;床头柜上的多了一只插在玻璃瓶里的紫阳花,那颜色让他联想到了那个梦中人。这一觉让他睡得非常舒服,他好像从来没有睡得如此好。梦里的人与那个女孩都让鹤丸非常在意不仅让他在意还让他有这莫名的熟悉感,一想到那个男子鹤丸的心就扑通扑通地跳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鹤丸捂住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脏。 —————————————————未完待续 ps我是真的很喜欢雨水的味道,那个梦中人大家都知道是谁吧

婶婶今天也在烦恼(一)

本丸一如既往地和平(不),一期尼勤劳地挖弟,光宗麻麻的手艺依旧那么好,兼桑与崛川也老老实实地秀恩爱……还有什么不满足吗。
       “啊路基!你没事吧!”长谷部看着摔在地上的婶婶手足无措“啊,没事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罢了。”望着这位年幼的婶婶,长谷部满面泪水地想着主公啊您做的一切努力我都看在眼里的。您为了一期的弟弟们辛苦地挖着大阪城,你为让那些一家子赶快团聚没日没夜地出征您的一举一动、成长我们都看在眼里。(为什么你知道的怎么多我的近侍是青江啊)
       “你就是新人吗?”清光看着眼前的刀“咔咔咔,吾名山伏国广”山伏面带笑容“国广吗…那你还崛川、山姥切一起住吧。”“喔,主公居然还有我的兄弟还让我们住一起真是善解人意啊咔咔咔”。
        婶婶看着清光能与新人相处得很好也就放心了,清光很敏感也很怕自己不爱他吧。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明明自己比他小却觉得他是个可爱的孩子什么的真是有意思。自己很难保证能把爱平均地分给每一把刀呢。“要加油了呢!”婶婶为自己打着气,雪白的头发在太阳下闪闪发亮。 ———————————————— 这里一个新人婶婶会写一些自己在刀剑中的烦恼望大佬能指点

小学生涂鸦系列^(●゚∀゚○)ノ

种了八天的矮向日葵总算发芽了,差点以为死了//(ㄒoㄒ)//